悅讀 頭條 資訊 焦點 回響 目擊 封面報道 生活方式 清單 提問 專欄 論壇 活動
首頁 > 悅讀 > 正文

郭光東:理性接受“唐慧案”報道

2015-08-09 20:13:23 博客天下

\

發言人:郭光東

博客天下、財經天下周刊、人物雜志 出版人

▎本文為博雅傳媒沙龍第一期“‘唐慧案’報道研討會”實錄,該論壇由《博客天下》雜志與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共同主辦。▎

我不以主辦方的角度,我純粹從私人角度來談一些看法。

假設8月份之前開這個研討會,我們研討的內容可能是媒體的報道如何推動唐慧實現正義,找到公正;但8月份之后有了南周這篇報道,復雜了。所以,今天開這個研討會,南周某種意義上成了靶子。

我為什么說它是顛覆性的報道,我和徐泓老師一樣之前沒有看過任何唐慧事情的報道,我本能地對這些事情不是特別感興趣,因為我覺得,她女兒被怎么樣了,她很冤,她被勞教,很苦,這種事情任何人都會想到怎么做,都有結論,在大街上隨便拉一個人就能得出結論的事我從不發言,我覺得不需要我再說什么。但我看到南周這篇報道非常興奮,給我一個完全顛覆性的角度,而且讓我看到“勇氣”這兩個字。這篇報道,都說會被罵得狗血淋頭,但是后來被罵得也沒有他們南周預想的那么惡毒。我是蠻佩服他們這樣的人。但我有另外一個想法,比如說如果能夠少挨罵,不挨罵,同樣是這個事實,我可以換一個角度寫,我會寫唐慧真是一個偉大的抗爭者和上訪者,她知道這個制度非常糟糕,知道中國沒有法治,你們講“叢林法則”,你們來橫的,我也來橫的,我也各種無理取鬧,我怎樣一步步搞下來,實現了我要的正義,把公檢法全部干掉,這篇報道做下來我想一般人不會罵,做一個升級版的《秋菊打官司》。

(徐泓:《中國新聞周刊》發了,但感覺南周本身就是眾矢之的,你發這么一篇東西,就會加重。)

郭光東:《南方周末》、《中國新聞周刊》兩篇同題報道,寫法不同,我覺得可能和記者的性別也是有關聯的,一個是更man的報道,豁出去的報道,一個是帶有柔性的,帶有同情心的報道。

剛才師曾志老師提到改個標題,我其實也對它的標題不滿意,唐慧贏了嗎?法治贏了嗎?我覺得法治這兩個字本身就不應該出現在標題里,中國目前還沒實現法治,不存在贏不贏的問題,所以,我覺得還是實打實的,或者用新聞事件來呈現,“幼女賣淫案再調查”之類的會更好一些。

關于記者柴會群在這篇報道里有沒有把個人的觀點、體驗帶進去。我不能說他完全沒有,但因為我和柴會群有過長期合作,只能說他之前做過比這個還牛的顛覆性報道,關于邱興華案件的報道。邱興華殺人案,連殺11人,罪該萬死,當時我是編輯,他是記者,我們合作了一個報道,邱興華應該是無罪的,不應該判任何刑,因為我們調查出他是一個精神病人。當時報道登出來很轟動,整個罵開了,后來大家慢慢理性了,調查顯示有80%的人支持《南方周末》的報道,不管他殺了多少人,他如果真的是一個精神病人,按照刑法不應該判處死刑,應該給他精神病鑒定的權利。我指出這一點,是說柴會群一貫做這樣的顛覆性報道,他還做過深圳的“產婦縫肛門案”、北京的“丈夫拒簽手術致孕婦死亡案”再調查。

(楚望臺:我講這些并不是一個人的品質問題,我們判斷事情的時候會把自己的經驗帶進去,我判斷一個事情會把自己律師的經驗帶進去,柴會群寫這些東西,多多少少會把他個人,不管是他個人的私事也好、公事也好,他遇到這樣的事情會把他自己的見解帶到里面寫。這是下意識的,測謊也測不出來的。)

郭光東:我再回應剛才胡益華律師提到的一個問題,媒體該怎么看待已經生效的法律判決,這個問題確實是我們媒體界經常討論的問題,從嚴格的法治意義而言,判決既然已經生效,人們應該支持,法律上這叫既判力,要維護既判力。

世界上有幾個國家,像英國等國家是不允許媒體質疑既判力的,其他國家則只約束與判決相關的人和機關,媒體對生效判決可以隨便罵,媒體有質疑生效判決的權利。

在“唐慧案”上,胡律師可能因為是代理人的原因,不情愿有人質疑唐慧案的判決。但換個角度,“聶樹斌案”也有生效判決啊,但我們為什么都覺得該質疑,都在質疑它呢?所以,我們發現我們在這個問題上是矛盾的。

另外我還強調一個話題,我這兩天一直在思考,為什么像聚源賓館這樣的南周報道,就是抓上訪人,非法拘禁,我們一片叫好?為什么同樣是南周的報道,像邱興華和“唐慧案”會引來這么多的罵聲?很多人說這是社會撕裂左右派之間的紛爭,但這兩天我從另外一個角度在思考這個問題。可以說,理性接受“唐慧案”這樣的報道,對人、對一個個體來講,在智商和情商上有更高的要求。因為聚源賓館案件只要求單向式的思維,只要求同理心、同情心,可以一片喊打,而對唐慧案,卻是需要你冷靜下來多想一點,我覺得這是有更高智商和更高情商的人做的事情。這是我個人一點體會。

相關文章

购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