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 頭條 資訊 焦點 回響 目擊 封面報道 生活方式 清單 提問 專欄 論壇 活動
首頁 > 生活方式 > 正文

靈魂翻身當主角

2015-08-09 19:39:05 博客天下

\

《零》

靈魂是游戲中的常客,但大多數時候,靈魂只能扮演配角或者敵人。

很多游戲作者喜歡在關鍵時刻請出靈魂,比如情節無法進行下去的時候,在《生化奇兵無限》當中,先知夫人的靈魂就引領著伯克和伊麗莎白突破了先知的家門。

自莎士比亞的名劇《哈姆雷特》以來,鬼魂或者靈魂往往有復仇、心愿未了的含義,在《曹操傳》里,被魔王控制的諸葛亮就曾經召喚了劉關張和孫家父子的靈魂來和曹操作戰(忠臣路線)。在《上古卷軸5》當中,有不少心愿未了的冤魂生活在天際的地洞當中,還有一位很二的魔法教授因為使用魔法不當把自己變成了靈魂。主角更是可以收服靈魂,需要的時候召喚出來幫忙打架。

近幾年有些游戲開始采用靈魂作為主角,從死鬼的眼里看這個世界,無疑是一個嶄新的嘗試,也使得游戲制作者的想象力有了更好的發揮余地。

\

《魔獸世界》

靈魂具有無形和神秘而不可捉摸的特征,未被科學證實,因此成為小說和電影熱衷描述的事物,關于靈魂附體的科幻小說和玄幻小說比比皆是,《死亡九分鐘》這本小說描寫了主角成為靈魂狀態游走于現實世界和死亡世界之中的經歷。描寫靈魂的電影也不少,《人鬼情未了》講述了變成幽靈的主角對于妻子的愛戀。《阿凡達》中,主角的靈魂被轉移到了克隆Na'vi人的身上。

描寫靈魂的游戲也不少,在FC時代,《吃豆人》這款游戲便是一例,這款至今還在推出續作的游戲中,吃豆人的敵人都是鬼面符號,其實就是靈魂或者鬼魂,只不過在這款游戲中,這些敵人的造型都顯得比較可愛萌化,沒有什么恐怖感,因此玩家往往意識不到這些敵人的真實身份,這款游戲這么做的原因或許和任天堂主導的游戲時代的大環境有關,畢竟游戲需要通過任天堂的審核,而任天堂顯然不希望看到某個游戲中出現嚇壞小朋友的東西。

\

《謀殺:靈魂嫌犯》

后來,很多恐怖游戲出現了,這些游戲大多把僵尸設計成敵人,《生化危機》系列就是典型代表,但也有些恐怖游戲用鬼魂幽靈來嚇唬玩家,比如《零》系列,游戲中玩家面臨的敵人是極其可怕的鬼魂,需要用照相機或者攝影機拍攝鬼魂除靈,這種玩法比較新穎,所以這個系列有一批固定粉絲支持,最近還被改編成了電影。任天堂也推出過類似的除靈游戲,比如NGC上的《路易鬼屋大冒險》,只不過這款游戲的主角路易(大名鼎鼎的馬里奧的兄弟)用來除靈的武器是手電筒等發光體,由于是任天堂制作的,所以該作中的鬼魂依然是“萌萌噠”。

根據電影《捉鬼敢死隊》改編的游戲系列在歐美比較出名,并且推出了很多續作,玩家要拿起各種各樣的武器和工具,加入有趣而可怕的戰斗,在群魔亂舞的紐約曼哈頓與形形色色的妖魔鬼怪作戰,和電影一樣既恐怖又不乏喜劇幽默感。

\

《超凡雙生》

在有些游戲中,靈魂會作為NPC和BOSS出現,比如《魔獸世界》中,有一個亡靈種族,而這個種族的領袖希爾瓦娜斯·風行者則是一個典型的靈魂NPC,沒有具體的肉體形態特征,在《魔獸世界》中,類似的NPC不少,有些還作為BOSS隱藏在某個修道院或高塔之中,玩家往往需要組團對付這些力量強大且漂移無形的家伙們。

靈魂有時候也會作為道具存在于游戲中,比如《黑暗之魂》中,玩家需要不斷砍殺敵人來獲得白色靈魂,以此提升自己的各項屬性數值,除此之外,玩家也能得到一些特殊人物的靈魂,而這些特殊的靈魂都有不同的作用,主角如果不小心死了,在死掉的地方就會出現一個綠色形態的靈魂,這個靈魂中有玩家之前收集到的那些金錢和白色靈魂,玩家在篝火邊重生后必須到自己死掉的地方撿取綠色靈魂,如果在這一過程中再次死掉,那么前一個綠色靈魂就會消失。

在戰神系列和鬼泣系列這些有名的動作游戲中,主角打怪時也會出現各種顏色的魂魄,紅色的魂魄可以用來升級或者購買道具,白色的魂魄可以增加主角的魔力值,這幾乎是當下很多動作游戲的必備設定。

有些時候靈魂可以附到某個人身上來解開一些謎團,例如《逆轉裁判》系列最初三款作品都出現了靈媒的設定,讓靈媒師通過神秘儀式使得靈魂附到某個角色身上。

在靈魂翻身當主角之前,在PS平臺上的名作《北歐女神傳》中,靈魂充當了主角的重要伙伴,故事講述女戰神瓦爾基里在世界末日來臨之前被主神奧丁派到人類世界,吸收勇者之魂到天堂神宮,為神界做戰力準備。在游戲中,瓦爾基里會遇到很多個性格鮮明的靈魂,他們在生前都遇到俗世的痛苦之事,被靈魂導師瓦爾基里開導之后都會加入戰斗,成為玩家戰斗時可以操作的角色。這款游戲中的主角依然不是靈魂,但是靈魂的重要作用和地位已經展現出來了。

第一款將靈魂作為主角并且獲得了一定成功的游戲是NDS上的《幽靈詭計》,在該作中,玩家要扮演已經死了的“幽靈偵探”西塞爾,追蹤自己死亡的真相。在游戲中,西塞爾附身于一些無生命的物體上操縱其運動,例如臺燈或者電風扇,通過這些物體與物體間的搭配運用,在死者死前的4分鐘里逆轉死亡,并獲取事件發展的關鍵信息和線索。西塞爾還能附身于電話線纜上面來往于各個場景之中,更能在死亡世界和一些死去的NPC靈魂對話,而這些靈魂中,還有狗等動物。游戲主角離奇的身份和懸疑的故事情節,以及獨特而新穎的玩法,使得這款游戲引起了很多玩家的關注,至今令很多玩家津津樂道。

這款游戲或許啟發了一些游戲制作人,不久前出現的《謀殺:靈魂嫌犯》也采用了和《幽靈詭計》類似的設定,主角是一個莫名其妙被人殺死后變成了靈魂的角色,同樣游走于人間和地獄的邊緣,通過收集線索來尋找殺死自己的仇人,但是這款游戲很多地方都和《幽靈詭計》有很大不同。

《幽靈詭計》是2D橫版游戲,《謀殺:靈魂嫌犯》則是3D游戲。前者可以逆轉死亡和時間,不能附于某個生命個體身上,只能和靈魂對話,后者可以附于很多人類身上,能夠讀取人的思想,甚至還能附于貓身上,并且有個謎題必須要附在貓身上才能解開;前者主要通過物體之間的搭配運用來改變現實,后者主要是到處收集線索解開謎題,類似于文字AVG冒險游戲,并且收集要素非常多;前者的主角不會遇到什么敵人,后者的主角會經常遇到可怕的敵人,要想辦法和惡魔周旋然后消滅惡魔。

《謀殺:靈魂嫌犯》和《幽靈詭計》雖然看起來相似,細究起來居然有如此多的不同,充分說明了以靈魂作為主角的游戲可挖掘的空間還非常大,而在將來會出現的以靈魂作為主角的游戲可能會越來越多。

去年非常熱門的PS3游戲《超凡雙生》中,講述了女主角朱迪從出生起就和一個無形的靈魂艾登一起生活而遇到了各種煩惱的故事,玩家扮演的是朱迪和艾登,并且可以經常在兩個角色之間來回切換,這款游戲主要展現了艾登這個靈魂的超能力,艾登在游戲中簡直無所不能,可以操縱物體嚇壞旁人,也能趕走威脅朱迪的靈魂惡魔,更能在關鍵時刻形成一個無敵的防護罩來保護朱迪,而玩家扮演朱迪的時候是第三人稱視角,扮演艾登的時候則是第一人稱視角,這無疑加強了玩家的代入感,使得玩家扮演艾登的時候有一種自己就是艾登的錯覺,也能夠仔細體會游戲中那些角色的反應和心理感受,是一個高明的設定。

類似這種在人類形態和靈魂形態之間不斷切換的形式也有其他案例,比如《使命召喚9:黑色行動2》里的僵尸模式中,玩家扮演的角色可以在這兩種形態之間切換,切換到靈魂形態時可以穿過人類沒法穿過去的地方,也能夠瞬間給某個物體充滿電。

靈魂可以上天入地無所不能,比蝙蝠俠和蜘蛛俠更厲害,但是他們又無法擁有實體形態,屬于特殊群體游走于邊緣,所以無論是故事還是世界觀,此類游戲大有文章可做,也會有更多新奇的玩法。

相關文章

购彩网